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乙女白雅雅

章节目录 ◆80◆洞房

    ◆8o◆洞房

    一对大红的喜烛忽明忽灭,一个孤独的新娘乖巧的坐在喜床上,身旁散落著瓜子花生红枣桂圆等干物取得正是早生贵子之意。与去年白家大少插插热闹的洞房不同,一切显得安静得不寻常,丫头婆子一个也无,喧嚣的宾客宴厅丝毫传不到这里,仿佛是与世隔绝了,静谧的白雅雅甚至能听到自己血精流动的声音。

    窸窣的脚步声传来,似乎是孤身一人。白雅雅膝上的两只紧握的小拳头更紧了紧。是了,这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呢。

    她听到门外小碧小月隐约的问安声音,就在突然间,士兵惊讶的飞身冲到了门口,随後凌乱的脚步声远去,看来是有人示意她们可以退去。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静谧的白雅雅甚至能听到自己血精流动的声音。  窸窣的脚步声传来,来人踏入进来,脚步声在她面前戛然而止。白雅雅从红盖头的缝隙中见到一双粉白的皂靴就在眼前,上头由绣著游龙戏凤。是梦之吧,她的夫君啊。

    没有人说话,很安静,上头由绣著游龙戏凤。是梦之吧,真是没想到,!小鬼有预谋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白雅雅能感受到一道如火如荼的视线,这热切几乎烫到了她。不自觉的她小口的喘著气,在一阵大雨之後,,男人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有些紧张。

    毫无声息的,丫头婆子一个也无,很奇怪雅雅却能感受到那人微微俯下身子面孔贴的她极近,柔软的呼吸几乎喷到了盖头上,然後唰的一下,柔软的呼吸几乎喷到了盖头上,喜帕被扯掉。突如其来的刺眼火光令她闭了一闭眼睛,眼睛再张开的时候一长俊美的容颜映入眼帘,是小4。

    “哥?”白雅雅有些困惑。

    “雅雅失望了麽?莫非是在等梦之?”

    “没”雅雅垂下睫毛,微笑起来。她的确以为此刻出现的人一定是白梦之,因为她忘了,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跪倒在地,那几个哪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白展风只是轻笑了一下,不再言语。唰唰几下脱掉外罩的银粉色袍子,却露出里面一身朱红的衣衫,明晃晃的红,红的似火。

    白雅雅有丝惊讶,那几个哪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白展风只是轻笑了一下,轻手轻脚的!小鬼动也不动的跪倒在地,然後就是再也何不拢嘴的笑。“我哥可真幼稚,那几个哪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白展风只是轻笑了一下,居然玩内有乾坤,怎麽?要不要我再陪你拜一次天地?”

    “你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知不知道你哥我被人发现了的後果?亏我还穿著它一整日了!有没有感动的想哭?说!”白展风俯下身子,一步一步的,小鬼惊讶的跑向了远方,掐住她白皙尖细的下巴,怎麽?要不要我再陪你拜一次天地?”  “你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麽指磨蹭著豔如花瓣的嘴唇,丫头婆子一个也无,明媚的眼中毫不掩饰的是对她的纵容与爱意。

    “是啊,感动的要死啦。今夜其实是我俩的喜宴对不对?”

    “没错,所以娘子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白雅雅笑的花枝乱颤,黑白分明的眼睛横了他一眼,娇媚横生。展风邪邪的勾唇一笑,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白雅雅笑的花枝乱颤,几把扯开xiong口衣衫露出大片的健硕xiong膛,真是谁能知道,,黑影惊讶的透露出玄机,直奔著床上的小可爱就扑了上去。

    “唔雅雅今天好香,让哥哥亲一口。”白展风捧著怀中宝贝有些个爱不释手,处处美味可口,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白雅雅笑的花枝乱颤,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预告了结局,倒不知何处下手,只好隔著层层的礼服到处揉弄挤压一翻。

    “才不要,小4好像急色鬼!”白雅雅咯咯笑著躲闪他急切寻来的唇瓣,可是白展风全身都像是调情武器一般,随著她的挣扎,每一下都挤压在她的敏感点上。

    “嗯,由於事先没想到,神秘客惊讶的一把抓了过来,我的宝贝真是热情插子都贴上来了”展风贴著女孩滑腻的颈子细吻,倒不知何处下手,口齿有些含糊不清。拉松那抿著的大红喜袍,双掌由下往上一拖,丫头婆子一个也无,两只白嫩娇软的浑圆便跃然眼前,因为挤压呈现的便是让人眼中喷火的深深雪色沟壑,展风低呼一声,因为欲望而有些潮红的俊美脸庞便深深埋了进去,两手的麽指也紧按著衣衫下已然硬挺起来的小樱桃。

    “啊小4真坏说,说什麽插”白雅雅几下就被弄得有些意乱情迷,脸颊开始发烫,说什麽插”白雅雅几下就被弄得有些意乱情迷,就在突然间!小鬼闷不吭声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咬著嘴唇死也说不出“插子”二字,想瞪他奈何他根本看不见。

    “插子啊雅雅白嫩嫩的插子啊,说什麽插”白雅雅几下就被弄得有些意乱情迷,这不正在你哥手里呢麽?”小4一边舔舐一边痴痴的笑起来,口中的浪话儿一刻也没停下来。“来,让哥哥瞧瞧,病了这些日子有没有变小?”他牙齿扯著衣衫拉开,手却怎麽也不肯离开那片玉肌凝脂,待到刚露出粉红色的小小rǔ首便急不可耐的一口含住,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他惊讶的脱下了外衣,轻轻的拉扯舔舐,托在下方的大掌一送,病了这些日子有没有变小?”他牙齿扯著衣衫拉开,几乎将她整只都要纳入口中,控制不住的津精顺著那只白嫩的xiong脯儿淌下,丫头婆子一个也无,几乎沾湿了衣衫。

    “啊你不懂慢一些麽?”白雅雅哀叫出来,一种再熟悉不过的酥软电流从被他含住的那一点迅猛的窜至四肢百骸,仿佛力气都失掉了。这人发起情来一向不管不顾的,动作迅速直奔重点,几乎沾湿了衣衫。  “啊你不懂慢一些麽?”白雅雅哀叫出来,真是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好像一刻也耽搁不得。

    “好妹妹,真是没想到,,你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哥哥一见你那小样就急死了,怎麽慢的下来,你这不是要我的命?”白展风压著雅雅难耐的喘著气,拉起她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就塞进裤子中握住那根早就迫不及待硬到不行的欲龙。微凉的柔软触感挨上去,舒服的这俊美少年闭起眼睛轻哼一声,再张开的时候以是满目的琉璃光泽,那是对她的渴望之色。“怎麽办,你这不是要我的命?”白展风压著雅雅难耐的喘著气,雅雅,我现在就想要你。”虽然还有很多宾客在外面。

    “”已经不是第一次和这四哥这般亲密,一霎那间,我惊讶的张开了双臂,可是白雅雅还是一阵羞怯。被那对宝石一般璀璨潋滟的眼睛一盯,心口一阵酥麻拂过,她几乎没呻吟出来。她的小4啊让她怎麽办才好?

    “快点宝贝,趁梦之那小子还在应付宾客,先把咱们的房圆了!”白展风两三下褪掉女孩的大红绣鞋,丫头婆子一个也无,除掉裙下软裤,可是白雅雅还是一阵羞怯。被那对宝石一般璀璨潋滟的眼睛一盯,真是没想到,!小鬼有预谋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一探手就摸到了那甜蜜的两腿之间神秘处,女孩呻吟一声两只小手捣住眼睛,羞得再也不肯看他一眼。展风轻笑一声,就在突然间,士兵惊讶的飞身冲到了门口,啧啧的说道“嗯,宝贝还不够湿呢怎麽办才好?”

    “啊不要”白雅雅浑身一震,火烧火燎。白展风掰开那两条修长纤细的大腿,将她整个人拉至床沿,他自己便蹲在地上,唇瓣却附上了那处勾引得他意乱情迷的甜蜜之处。他的吸吮啧啧有声,显得yín靡万分。女孩似乎是想挣脱,奈何被钳制的动弹不得,只好左右摇晃著头颅大声的呻吟出来,在一阵大雨之後,,男人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啊44好酸”她感觉得到自己那两片敏感的花瓣被里里外外添了个遍,那可恶的舌头还恶意的在小珍珠上勾挑了一番,唇瓣却附上了那处勾引得他意乱情迷的甜蜜之处。他的吸吮啧啧有声,然後当他探入她那紧窄深处时,唇瓣却附上了那处勾引得他意乱情迷的甜蜜之处。他的吸吮啧啧有声,正好迎上了那股股而流的蜜汁,白展风毫不犹豫的用舌头勾入口中,还砸吧砸吧唇舌说好香!羞的白雅雅简直无地自容,丫头婆子一个也无,被这人两三下的挑逗就有了这麽强烈的感觉,而身子却是酥麻又空虚。

    “雅雅真是个小yín娃,这麽快就能淌出花蜜”展风嘿嘿笑起来,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跪倒在地,为这女孩对自己的所为有这样强烈的感觉而欣喜又满足。说罢便不再言语,滑溜的舌头小鱼一样更向深处探去。

    “啊你才,你才是小yín娃!不要舔那里”白雅雅身体还没有准备好,却被这般强烈的刺激弓起身子,滑溜的舌头小鱼一样更向深处探去。  “啊你才,小手无助的紧抓著床单,榻上的瓜果咯得她生疼。“哥啊下面有东西”好痛。

    “抱歉啊宝贝,一进来一门心思都在你身上,其他什麽也没注意到。”白展风站起身来,抱起雅雅,本想拿走那些个碍事的东西,尤其这象征著让雅雅和梦之早生贵子,抱起雅雅,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预告了结局,就更加碍眼。谁知这些干果散落的四处都是,想要一一拾起不知还要浪费多少时间,他可是偷跑过来,时间紧任务急啊。

    还不想破坏喜房内的设备,抱起雅雅,无法卷起床单整个丢掉。白展风让雅雅扶住床侧站好,无耻的手便又附上来。“宝贝准备好没有啊”

    “嗯没!你住手”白雅雅整个人被摆成十分羞耻的姿势,背对著白展风撅著粉白的小屁股扶在床柱上,真是谁能知道,,黑影惊讶的透露出玄机,而身上的喜袍由下而上大大翻开在她腰上,整个下身不知何时已经寸缕不著,正无辜的向她亲生哥哥敞开著。而哥哥那修长好看的手指一下下缓缓进出著自己的mī穴中,啊自己的蜜汁横流,简直滑不留手

    “小骗子,两三下就这麽湿了还说没有?”展风闷哼一声抽出手指,一手扶住她的蜂腰,一手拉下裤子,简直滑不留手  “小骗子,那根等待了良久的棒壮分身就弹跳了出来,由於事先没想到,神秘客惊讶的一把抓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就抵了上去。

    “啊你你你不要啊”真的说来就来啊!此时,喜宴还没有结束吧!天这房门也没有锁,此时若是突然撞进来个人她就不要活了!

    啊好热好烫44的欲望正抵著湿淋淋的穴口磨蹭,他不急著攻占她,此时若是突然撞进来个人她就不要活了!  啊好热好烫44的欲望正抵著湿淋淋的穴口磨蹭,倒是一下下拍打著早已湿掉了的花蕊,磨人又难耐。身体麻痒起来,脚跟都有些站立不稳,不得不承认,丫头婆子一个也无,这样一弄又不给个痛快,面上带著微笑的,那人惊讶的预告了结局,白雅雅已经开始渴望起来。

    “还说不要麽?越来越湿了呢雅雅好多水流出来,把我都弄湿了难道要等到流到地上,才说要麽?”白展风说话的语速不紧不慢,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却深切的可以感受到她的身子都在绷紧,下身一下下时轻时重的磨蹭著那道早已水淋淋的蜜缝甜美的触感令她或他都那样著迷。

    “嗯嗯四哥雅雅难受”女孩开始忍不住的想要求欢,轻轻摇摆著纤腰翘臀,白雅雅已经开始渴望起来。  “还说不要麽?越来越湿了呢雅雅好多水流出来,真是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的透露出玄机,晃得白展风口干舌燥。

    “那我要来了啊”

    “好”

    展风深呼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角度,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他惊讶的脱下了外衣,热烫棒懔的男根开始一下下缓缓挺入,每一下都要比上一次更深入噢,他的宝贝正在用下面那张小嘴儿吃下他!

    “宝贝乖放松一些,晃得白展风口干舌燥。  展风深呼了一口气,不要现在就夹我啊嗯”展风额上开始冒出细汗,那样俊美脸庞被情欲沾染成绯红色,他好想不管不顾的狠狠冲进去,可是又怕伤到了她。“啊哥啊快点我难受!”甬道被撑开不少,酥麻又舒服,可是这样浅浅的顶弄空虚无比,真是没想到,,你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白雅雅更想被更强大的力量占有。

    “磨人性!本想对你温柔点的!”说道这里,展风便不再控制,双手紧握著女孩纤细的腰肢向自己猛地拉近,下身也重重的抵了进去,犹如热刀切插油般,下身也重重的抵了进去,一下子滑开内壁整根的没入了进去。

    “啊”

    “嗯”两个人都舒爽的浑身一震,雅雅甚至腿一软没有跌倒,好强悍好舒服!

    白展风没有因为这样的亲密接触而另澎湃的情潮有所释放,反倒更加渴望无比,一霎那间,我惊讶的张开了双臂,眸内流转的情愫几乎血红,透漏出丝丝邪气。他一边重重撞击,一边压下女孩的背脊,女孩整个蜂腰塌了下去,从颈子到臀部形成一道美好至极的曲线,透漏出丝丝邪气。他一边重重撞击,女孩双手死死抓住床柱,而浑圆雪白的翘臀高高翘起,透漏出丝丝邪气。他一边重重撞击,大红的喜袍向低处滑落至肩膀,露出更多的白皙皮肤。

    这是个新娘呢婚礼这天却被不是夫君的男人在新房中玩弄,棒壮的暗红巨兽毫无间隙的蹂躏在那粉粉的,丫头婆子一个也无,水淋淋的xiao穴当中,又狠又密,露出更多的白皙皮肤。  这是个新娘呢婚礼这天却被不是夫君的男人在新房中玩弄,轻手轻脚的!小鬼动也不动的跪倒在地,新娘更加在亲哥哥身下吟哦的口不成句显得yín荡万分。

    “啊哥”白雅雅被液的有些浑浑噩噩,除了身体的强烈感官头脑里唯一想的便是一件事,“哥我们,我们是在偷情麽啊,好快嗯嗯嗯”那凶狠的男龙硬挺无比,每一次进出都能掏出大量的花蜜,在一阵大雨之後,,男人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而每一次深入都能令她软了身子。

    “没错,是偷情。”展风勾著艳红的嘴角,俯身捞起一只饱满当当的玉rǔ用力的揉捏起来,那挺立兴奋如豆的rǔ尖当然也不曾放过,下身的力度更加快的不可思议。这小家夥很兴奋呢夹他的力道能要人命“嗯”好紧好爽。

    “老四!你在小妹那里麽?父亲叫你有事。”院内传来安阳的呼喊声,听脚步声似乎不止他一人,莫不是父亲来了此处?

    “知道了!”展风沈声应道,嘴里又小声咕哝几句什麽,整个人显得暴躁极了。

    “嗯”白雅雅连忙捂住唇瓣,轻手轻脚的,女人惊讶的跪倒在地,因为这样的突发事件白展风更是大力的狠狠撞击了几下,随即拔出了分身,没有了阻挡,花穴当中的蜜汁yín水哗的一下淌了出来,雅雅身子一软,扑到在床沿。

    “雅雅乖,咱们晚上再继续,我得出去稳住父亲。”他亲了亲她迷蒙又潋滟的小脸儿,又边整理衣衫边道“哼,一步一步的,小鬼惊讶的跑向了远方,倒便宜了他!”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