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卷二 第一百五十章 我不修符法,我只卖平安符

    车子停在了一间网红的奶茶店的门前……车子是朋友那里开来的小破车,至于原本的那辆……进维修厂了——马sIR颇为艰难地才从车子里面爬了出来。

    马厚德的目光在巡视,并且很快就找到了叶言的身影,他连忙走了过去。

    叶言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背对着。

    “好家伙,怪不得约我来这种地,原来是有姑娘了,你真是风流不改哦。”

    “看清楚这是谁再说吧。”叶言顿没好气地道。

    “是谁啊……阿离?”

    ……

    他们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聊天了。自从几年前各奔前程之后,这样的聚会还是第一次。

    一开始大家都没有说话,就那样单纯地看着对方。

    好一会儿,叶言才先开口说道:“我下午要走了,下午四点的飞机。”

    “这么快?”老马顿时怔了怔。

    叶言点点头道:“我回来这里是出差的,现在公务办完了,当然是要回去做报告的……尽管,这事情后来已经出了我所能预计的一切情况。”

    “【纠察队】……”马厚德嘀咕了一声,“谁能想到一直被通缉的家伙,会摇身一变,变成负责监管的家伙?这么说,你的顶头上司现在一定有够头痛的吧!”

    叶言没说些什么。

    严格来说,他只能算是刑警组织内部那个特殊事物处理部门的边缘成员,能够初步接触一些涉及凡的案件,但并没有过多的执法权。

    甚至这次,如果不是确定了【冰淇淋布丁】的成员都是普通人的话,也不会指派到他的头上来追捕——但即使这样,部门还是委派了小狼人来协助自己。

    “说起来,我明天也要回去京城了。”阿离也十分随意地说了一句。

    叶言与马厚德齐齐看向了她。

    阿离淡然道:“怎么那样看着我?我回京难道很奇怪吗?”

    “不奇怪,你肯定是要回去的。”马厚德顿时摇了摇头,旋即道:“但是…现在就回去?这不是还在峰会期间吗?”

    “明天就闭幕了。”阿离想了想道:“其实会议上该说的,该划分的东西都差不多说完了……据我所知,今天就有好几个代表团提前离开了。”

    马厚德怔了怔,旋即压低声音道:“这几个代表团,该不会又悄悄地投奔【新世界同盟】去的吧?我在【黑卡】网站上看到的,【新世界同盟】对于凡者的接待规格,简直就像是皇帝一样,送钱,送别墅都是其次,关键是会直接成为【贵族】,可以传三代人。【贵族】啊……这个【新世界同盟】还真是复古,亏他们还敢自称是【新世界】。”

    “关于这件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阿离脸色凝重了些。

    这件事情是今日才出现的……而事情的起因,来源于一篇布在【黑卡】网站的贴文,是【新世界同盟】官方在【黑卡】网站上的账号所出的。

    于是就有了世界舆论的新一轮哗然。

    至于【世界凡高峰会议】因为已经临近尾声,又没有【力量大会】这种惊爆眼球的项目,这几天被讨论的热度已经降下了许多。

    反而是【新世界同盟】开始占据舆论的高地,自从成立以来的这几天,天天都有大新闻搞出来。

    比如这次的贵族制度,那些已经成为【新世界同盟】贵族的凡者,就被戏称为:现实世界里的天龙人。

    “看来,【新世界同盟】为了吸纳凡者,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叶言摇了摇头,“普通人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了。”

    马sIR这会儿倒是看得很透彻,不屑道:“普通人的日子啥时候好过了,不管是当社会的牲口,还是当凡者的牲口,都是牲口。”

    阿离不悦,盯了马厚德一眼,笑骂道:“我看你才是牲口,马夫人都高龄了,还能被你搞出第二胎来。”

    马sIR自豪地说道这是因为自己宝刀未老。

    三人有天南地北地聊了好一会儿,马sIR才举起了奶茶道:“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说了也没意思。在这里,我就权当以奶代酒,祝两位前程似锦!这口奶,我闷了!”

    他说话是个大嗓门,别人纷纷朝着他古怪地看来。

    叶言与阿里也只好各自掩面,当作是不认识这个人。

    “好了,我溜出来的,该回去办公……嗯,禁足了。”老马苦哈哈地说道。

    “明天就要走了,也没得休息的……我自己去逛街购物好了。”阿里撩了撩头,“下次见。”

    “我没什么地方去,就在这里多坐一会吧。”叶言笑看着二人。

    ……

    叶言独自一人坐在了奶茶铺外边的茶座处刷着手机的新闻,忽然间有人将一瓶科罗娜缓缓放到了他的面前。

    叶言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大胡子。

    伯纳德,【冰淇淋布丁】的成员,前刑警组织的信息技术人员。

    “我好像没有点这个?”叶言先是一怔,随后才皱了皱眉头说道。

    “请你喝的。”大胡子伯纳德直接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你一路上追了我们好几个月的时间,应该累的,请你喝点饮料,不算什么。”

    叶言没有动手,只是好奇问道:“你们能够出来了?【魔术师协会】的人给你们……自由?”

    “我打了个招呼才出来的。”伯纳德自嘲似的道:“这恐怕是我所知道的,最不自由的所谓监察者了。当然,你我都只知道,这其实不过是一次挽救名誉的政治上的行为。”

    “所以……你找我,就是为了请我喝杯东西?”叶言目无表情道。

    “并不是。”伯纳德道:“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叶言,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这个【纠察队】?虽然这次【纠察队】的成立是一项面子工程,不过【魔术师协会】的那位冰寒塔主也算是公道,她给了我们组建这支队伍的权力。”

    叶言沉默了片刻后道:“为什么…考虑我?”

    “先当然是因为你是普通人的身份。”伯纳德直言道:“我们商量过,不希望【纠察队】内部有任何凡者的存在,这是最底线的要求。还有就是……我们比较了解你。”

    “了解?”叶言哑然失笑道:“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谈话吧?上一次是几天之前,在那个农场的仓库的时候。”

    “这就足够了。”伯纳德直视着叶言,正色道:“考虑你,就是因为你追捕了我们这几个月,所以我们了解你。叶先生,你是一个很干脆的人,愿不愿意,只要给我一个答复就好了。”

    “我就不能有考虑的时间?”叶言摇摇头,淡然道:“还有你们感觉出错了,我其实很不干脆,而且还是有个优柔寡断的人,有选择困难的。”

    “这个我的私人电话。”伯纳德却将一张卡片推到了叶言的面前,“叶先生什么时候有答案了,就打这个电话……我会永久为你保留这个电话号码的。”

    叶言轻笑了声道:“可惜了,你不是个美女,这话我听得一点也不敢动。”

    “感动?”伯纳德旋即点点头道:“我倒是希望我们之间能够产生足以感动的友谊……我等你的答复,叶先生。还有,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的。”

    叶言这会儿还是不敢动,目送着伯纳德离开。

    他最后将卡片拎起,挥指弹了弹,借着若无其事地塞入了衣服之中,才举起了手来。

    “服务员,买单。”

    ……

    ……

    龙虎山的小天师这几天都有些忙。

    因为好多道门门派的前辈都会前来寻他,说是要论道,说是当年和龙虎山的老天师是好友,说是年轻的时候和龙虎山的老天师一起除过魔……甚至还有说年轻的时候错付了的。

    “这位前辈,听说您修的是一口纯阳之气……这怎么个错付法?”

    莫默一脸惊为天人似的看着面前这位红光满面的老者。

    头雪白,但皮肤却像是新生儿,吹弹即破似的……嗯,还有香水味啦。

    老者笑而不语,更加耐人寻味了,并且表示自己好多年没有见龙虎山的老天师了,所以希望能够择日上山拜访。

    莫默很是认真地道,他在龙虎山的小破庙太小,装不下这么多门派的人……要不大火慷慨解囊,多给他买点平安符什么的,好让他能够扩建扩建小破庙。

    众人热情说道,龙虎山天师道作为神州大地一枝独秀的道门传承,时至今日只能住小破庙实在是太埋汰人才了。

    “我们有钱有钱,有力出力!莫小友你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办了!”

    “没错!莫小友,你们现在到底是那个山头?要不这样吧,老道我做主了,你们天师道的山头我就买下来送给天师道了……嗯,就当作是咱们道门协会送的!”

    “确实该好好展了,莫小友的符篆之法,独步天下,不扬光大,真是岂有此理啊!”

    他们说有钱出钱的,开口就是几个亿几个亿的送,他们说有力出力的,就开始找大型的施工队伍了。

    那个说直接买山头的……还真是差徒子徒孙去办了。

    龙虎山的小天师也就这时候才知道,原来道门协会在世俗真的很有钱……感觉从前龙虎山的老天师一直不让他去道门协会鬼混,真是错过了好几个亿?

    只不过,这些前辈高人一直以来都苦修以寻求突破,有钱也不知道怎么花的……所以宋秘书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才让这些人感受到了异样的快来。

    说起来这群老人也实在不容易。

    灵气没有焕之前,意志坚定,寻求突破,一路苦修从不喊累……只不过现在灵气焕了,天地有了转机之后,才确定了自己真的是突破无望,最后的念想也被无情的现实击倒,所以才在最后的这段日子,纵情一番吧?

    不管如何,这些前辈高人是一天比一天热情招呼了。

    这天,龙虎山的小天师就招架不住了,叫来了宋皇朝酒店的一名楼层服务员,和他兑换了衣服之后,溜达了出来。

    ……

    莫默其实并没有想过要入住宋皇朝酒店的,只不过是【力量大会】结束之后,百劫道人却传音给他,希望他能够暂时与道门协会一起,不用一起行动,只要一起呆几天就行。

    莫默猜这位道门的泰山应该还有什么想要和自己说的——只是这几天百劫道人天天外出参加峰会,至今还没有来找。

    “嗯……这是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小天师在宋皇朝内的庭院之中溜达着,“还真是奢侈啊……闹市中居然也能开出来这么僻静的花园。”

    他悠然自得,寻了一处凉亭就坐了下来,刷着手机,权当杀时间。

    只是凉亭还没有走过去,却看到了凉亭后的一块大石之上,此时正盘坐了一名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女子。

    初阳。

    【力量大会】之上,那个代表道门协会出战,拳惊四座的神秘女子。

    龙虎山的小天师没想到自己出来溜达居然能够碰上这谜团一样的女子,不禁有些诧异。

    此时,似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打坐之中的初阳缓缓睁开眼睛。

    “我走错路了。”莫默随意一笑道:“不打扰了。”

    “稍等。”初阳冷不丁开口叫住。

    “有事?”莫默顿足,回望。

    初阳看着莫默,沉默了片刻,才轻声开口道:“你修符篆之法?”

    “不。”莫默笑了笑道:“我不修符法,我只是卖平安符的。修符法保不了平安,卖平安符,买的人才会知道平安。”

    初阳沉吟片刻,旋即从大石上跳下,随后她执起了一根树枝,直接在沙土之上画了点什么……龙虎山的小天师低头看着,看着看着,脸上渐渐有了惊讶之色。

    “这是?”看到了后来,莫默不禁皱起了眉头来。

    “这是先秦时期的一种符法。”初阳淡然说道:“但我不修符法,只能记下来一些……我只完整地记住了这道符,或许你能看懂。”

    莫默没有说话,此时甚至蹲下,目光死死地锁定地上的这道符纹,“这道符…有些邪门。先秦时候的符法?姑娘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我忘了。”初阳淡然说道。

    “……”龙虎山的小天师耸耸肩道道:“那我看不懂?”

    “随你。”初阳将手中树枝抛入了旁边的草丛之中,“这道符,姑且给你吧。”

    莫默没有说话,继续低头皱眉看着这道符纹……甚至于初阳什么时候离开的,他都恍若不知。

    他只是时不时地嘀咕着,说着什么:“这玩意,怎们感觉像是封印一类的符……封什么的?”

    ……

    宋昊然才刚从健身房回来,却见初阳公主若有所思地站在了落地窗前,眺望着这个禁绝之城。

    宋大少缓缓走来,不经意似的道:“听侍者说,你出去了?”

    “我见了一个人。”初阳公主淡然说道。

    宋大少便状若吃醋似的,“见了什么人?男人女人?”

    初阳公主却没看见宋大少这副模样似的,眸子似乎能够光似的,轻声道:“一个或许能够再次镇压神州大地灵气的人。”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