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大宋最狠暴君

章节目录 第172章 影帝又见影帝

    纪自明终于忍不住心动了。

    被调离泉州无所谓,被贬官致仕也无所谓。只要官家能够记住自己的名字,一时的蛰伏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前面已经有太多的例子能够证明。

    “那刘家铺子呢?”

    尽管十分心动,纪自明却依旧有些顾虑:“难道老爷我还要把刘家铺子也给抄了?”

    “刘家铺子如何抄不得?刘家铺子勾结不良乡绅横行不法,又阻挠官差办案,不小心把人打死又能如何?”

    席良佑反问道:“那如夫人毕竟只是如夫人,万一暴毙了,外面还有的是人争着抢着想要给老爷暖床,可要是错过了这么个机会,下一次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再说了,您要是为陈员外做主了,官家那里……”

    被席良佑这么一说,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的纪自明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咬咬牙吩咐道:“手尾做的干净些。”

    席良佑躬身道:“是,老爷放心!”

    纪自明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往大堂而去。

    ……

    陈员外原本觉得自己这回一定稳赢这场官司,毕竟自己占了理,又抢先花了五十贯钱从刘家铺子里买了一枚并没有什么鸟用的铁钉子,又遣给人泉州府的席师爷递了话才来告的官。

    可是等到泉州府人称“天高三尺”的纪青天升堂之后,陈员外却嗅出了一丝不妙的气味——

    端坐在大堂上的“纪青天”笑眯眯的瞧着自己,嘴里却在问陈二有什么冤屈?难道这狗官是嫌自己给的少了?

    明明自己才是原告苦主!

    可是不对劲啊,这狗官以往都是收钱办事,为人倒也公平的很,如今怎么忽然像变了个人一样?

    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不甘心坐以待毙的陈员外忍不住开口叫道:“启禀老爷,有冤屈的是草民,不是那欠租不交的泼皮陈二!”

    原本还打算表演一番爱民如主的戏码,如今却忽然被人打断,纪自明忍不住冷哼一声后瞧着陈员外道:“陈员外满身绫罗,陈二衣不蔽体,若说你从陈二处受了冤屈,莫说本官不信,便是这泉州府大堂上围观的百姓们,又有谁愿意相信?”

    被纪自明这么一说,陈员外忍不住扭头瞧了瞧堂外围观的百姓,然而那些围观的百姓或是一脸漠然,或是满脸激动的叫着不信,又何曾有人替自己抱一声屈?

    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陈员外也顾不得再纠结自己才是原告苦主的事情了,当即便对着纪自明躬身拜道:“老爷慈悲,是小人猪油蒙了心,一时贪图陈二家的五十亩上田,这才跑来告官。千错万错都是小人的错,小人这就撤了状纸,再不搅扰。”

    纪自明也没有想到陈员外会忽然之间来上这么一手。

    如果陈员外死硬到底,自己说不得就得为民做主,不得已之下动用大刑,好让陈员外说出如何霸占陈二田地的肮脏事儿,万一陈员外被衙役们打死了,那也是衙役们不小心,跟自己可没什么关系。

    可是这陈员外却不按套路出牌,自己一时间竟有些进退两难之势——

    席良佑已经带人去查抄刘家铺子,顺便会让刘家铺子的掌柜,还有自己的第十三房小妾,也就是刘家铺子掌柜的妹妹忽然暴毙,现在陈员外忽然认怂,自己还怎么为民做主?不能为民做主,那自己的小妾和舅子哥岂不是白死了?

    他们白死了也就算了,回头再买几个小妾,没了刘家铺子一样能再开李家铺子陈家铺子,可是自己怎么当一个强项令?又怎么简在帝心?

    心中越想越怒,纪自鸣忽的一拍惊堂木,指着陈员外喝道:“陈员外!本官在泉州为官也有数年,对于你陈员外的名声也有所耳闻!你与本官老实招来,除却陈二之外,你还霸占了多少百姓的田产!”

    陈员外终于反应了过来——这狗官哪里是嫌自己给的少啊,这根本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启禀老爷,小人知错,小人愿意赔十亩上田给陈二,再捐一千贯钱修桥铺路。”

    心中大骇之下,陈员外也顾不得其他了,当下便选择了割肉求生,甚至还扭过头来对陈二叫道:“陈二兄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求你能原谅老哥哥一回?待回去之后,老哥哥我连摆三天流水席向你赔罪,如何?”

    跪在地上的陈二抬起头来,先是难以置信的望了纪自明一眼,又瞧了瞧旁边满脸哀求之色的陈员外。

    他娘的,原本老子都准备好挨顿板子了,这两个狗东西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都他娘的不按剧本来,老子该怎么办?这要是完不成指挥使交待的任务,倒霉的岂不就是你老子我?

    心中大怒之下,陈二干脆伸手一指陈员外,又猛的向着纪自明叩了个头,叫道:“青天大老爷,您一定要为草民做主啊!他霸占的田产何止草民一人,整个陈家庄子的百姓,都曾被他侵占过田产!”

    纪自明忽然就来了精神——这才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正饿着呢就有人送上来一桌大席!

    “你且慢慢说来。”

    纪自明和颜悦色的瞧了瞧陈二,又向着汴京的方向拱了拱手,说道:“如今圣天子在位,本官承蒙天子看重,忝为泉州知府,自然要为泉州百姓做主!你放心,有本官在,谁也不能欺压于你!”

    陈二先是应了声是,又向着纪自明磕了个响头,然后才抬起头来,说道:“启禀青天大老爷,陈家庄子百十户人家,原本大多都有自己的田地,只是谁也不曾想,二三十年前陈家忽然迹,听说出了个县太爷,陈家也开始在庄子上大肆买地,旦有不从者,便会挨上好一顿打,被打瘸了的也不在少数,以至于整个陈家庄子都慢慢变成了他陈员外家的佃户。

    前些时日,官家和朝廷忽然遣人来丈量土地,这陈员外生怕自己要多交了赋税,便将这五十亩上田又寄在了草民的名下。天可怜见,这五十亩良田原本就该是小人家的,只是被他陈员外巧取豪夺了去,非是草民讹他。”

    听到这里,纪自鸣便猛的一拍惊堂木,喝道:“陈员外!你还有什么话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