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不让江山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四章 各怀鬼胎

    冀州城外。

    青州节度使崔燕来和豫州节度使刘里两个人站在那等着,远远的看到一队骑兵到了,两个互相看了看,然后同时迎接过去。

    两人都堆起笑脸,看起来也都带着些谦卑。

    其实这是很荒谬的迎接,按照官职爵位来说,崔燕来和刘里,远在罗耿之上。

    罗耿被封为三品大将军还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而这两位,可都是一品大员,封疆大吏。

    两位正一品的节度使,以如此谦卑的姿态,迎接一位正三品的将军,若是放在盛世时候,这事怎么可能会出现。

    可是现在,这事就好像很合理。

    “罗将军!”

    崔燕来和刘里见到罗耿之后,同时抱拳。

    罗耿倒也给足了面子,连忙从马背上跳下来,抱拳行礼道:“卑职罗耿,拜见两位大人。”

    崔燕来和刘里一左一右把罗耿扶住,崔燕来笑道:“罗将军实在是太客气了些,咱们已经说过,你我之间不论官职,只论交情,领军之际,更论能力,我二人远不及你。”

    刘里笑道:“要说领兵之道,罗将军远在我二人之上,所以这一战,我和老崔也商量了一下,还是要尊罗将军为主将,我和老崔愿意听从罗将军的调遣。”

    罗耿心里美滋滋,虽然这两人说的也不过是场面话,而且推举他为主将,多半也是想着让幽州军去打主攻,可是这种态度确实值得美滋滋。

    罗耿看了看冀州城,叹气道:“周夫子是圣人,圣人曾说,兵者,国器也,古人曾说,要知兵器为凶器,圣人不得已用之.....若非是为冀州太平,这一仗我是万万不想打的。”

    崔燕来道:“冀州之地,贤者居之,放眼天下,也就罗将军才有这贤德之名,可取冀州,曾凌那厮德不配位,冀州这些年来民不聊生,皆因曾凌而起。”

    刘里道:“罗将军也应该知道,冀州治下原本并无匪患,都是曾凌那厮放养出来的,他如此祸害冀州,我等为苍生想,如何能容他。”

    罗耿笑了笑道:“既然你我三人志同道合,都是要解冀州百姓倒悬之苦,那这一仗我自当尽力为之。”

    崔燕来道:“大将军只管下令,我和刘里,都愿尊大将军号令行事。”

    罗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先去看看冀州情形,看过再说怎么打。”

    说完这句话后罗耿翻身上马,崔燕来和刘里却没有跟上去,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不久之后,罗耿催马到了距离城墙一箭之地外,他朝着城墙上摆手示意,曾凌自然早就已经看到他了。

    “曾大人可在城上?”

    罗耿喊了一声。

    曾凌朝着城下喊道:“罗将军,别来无恙。”

    罗耿道:“曾大人,我儿在城中,可还安好?”

    曾凌笑道:“罗将军只管放心,小罗将军与我可是忘年之交,他如今就住在我府里,吃的下睡的着,大将军倒也不必担心。”

    罗耿道:“那可否请曾大人去喊他,我想与他说几句话。”

    曾凌道:“还是免了吧,若大将军有什么话想说的,我可代传。”

    罗耿笑了笑道:“既然我儿就在曾大人府里,曾大人为何不让他过来与我相见?我已许久未见他,格外想念,还请曾大人成全。”

    曾凌道:“既然想念,大将军为何

    不进城来?我可下令打开城门,大将军要见小罗将军,进来见面比隔着这么远见面不好吗?”

    罗耿道:“我若进城,怕是曾大人也要把我留在你府里,我就要与我儿一起吃得下睡得着了。”

    “哈哈哈哈......”

    曾凌大笑道:“你我也无需如此试探,大将军若是动兵,小罗将军自然也就吃不下睡不着了。”

    罗耿也笑,看起来哪里像是要开打的两个人,倒是显得和气的很。

    罗耿道:“那就请曾大人代为照顾我儿,等过几日我进城去见他。”

    罗耿笑道:“过几日吗?那也许是我带着小罗将军,到城外与大将军相见,我给你们安排一个独处的地方。”

    罗耿也不生气,拨马而回。

    崔燕来见他回来,连忙问了一句:“大将军,如何?”

    罗耿笑道:“曾凌说我儿在他手里,若真如此,他早就已经把我儿绑在城头让我看了。”

    崔燕来一喜:“也就是说,小罗将军在城中安然无恙,只等大将军攻城,便可与大将军里应外合拿下冀州。”

    罗耿一脸自信的笑道:“我儿之才,我儿之勇,冠绝北境,曾凌又岂能随随便便把他制住。”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后,很认真的对崔燕来和刘里说道:“我前阵子还与我儿派到幽州的手下见过,他说我儿会在月圆之夜,猛攻南门,我看不如这样,我带幽州军去冀州南城,两位大人率军围攻其他三面。”

    崔燕来看了看刘里,刘里连忙道:“大将军这次带来多少兵马?”

    罗耿傲然道:“悍卒五万。”

    刘里道:“我豫州军有兵马十数万,崔大人青州军亦有十数万,这攻城最艰难的地方,总不能让大将军这兵少的去打,我看不如我来攻南门。”

    崔燕来道:“还是我攻南门的好。”

    罗耿脸色有些不悦的说道:“此乃我与境儿约好的事,两位大人若去攻打,难免会有配合不畅之处,临战之际怎么能如此安排?两位大人刚刚不是说,要听我调遣的吗?”

    崔燕来道:“自然是要听大将军调遣,可是南城既然是主攻方向,理应是我等攻打,大将军的幽州军兵少,若再主攻,必会损失惨重。”

    刘里笑道:“不如大将军坐镇,指挥我等攻南城也可。”

    罗耿哼了一声后说道:“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两位大人的心思,你们只是不想让我先进城.....既然说好了要精诚合作,又怎么能如此猜疑?”

    那两人只是不承认,都说是不忍让罗耿兵少却还担任主攻之事。

    罗耿说了许久,那两人不肯,眼看着还没有攻冀州,这三军势力却要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罢了。”

    罗耿似乎也确实不想这么早就和另外两个人闹僵,他叹了口气后说道:“那就你们两个随便谁攻南城,但你们兵多将广,不能只攻南城,西城与北城,也交给两位大人吧,你们心疼我兵少,又心疼我远来劳顿,那我也就不绕路再去别的地方,我就率幽州军攻打东城。”

    “东城?”

    刘里眼神闪烁了一下,笑了笑道:“大将军说的对,你路程最远,士兵又新到,所以必是劳苦,刚到就攻城,着实不稳妥也不人道。”

    他看向罗耿认真的说道:“西城那边,地势最好,又有水源,河流在城西经过,最适合安营扎寨,不如大将军就率军到西城,邻水而休。”

    罗耿怒道:“你们这哪里像是要听我调遣的样子?”

    崔燕来也反应过来,原来罗耿绕来绕去,故意说什么南城,其实他想打的是东城。

    只是刚刚被刘里抢了先机,此时他若再说什么的话,就太明显了些。

    “我大军就在这里驻扎。”

    罗耿大声说道:“哪里也不去,只攻东城。”

    刘里道:“大将军还是应以士兵为重,选一处最适合安营之地,士兵们也能好好休整。”

    崔燕来和刘里之前已经私下里结盟,他们只是想利用罗耿之子罗境在冀州城里罢了。

    若无内应,想攻破冀州这样的坚固大城,谈何容易?

    所以罗耿来之前他们两个就已经商议了许久,罗耿要打的方向,必然就是和他儿子罗境约好的地方。

    “大将军。”

    刘里似笑非笑的说道:“大家都是为了解救冀州百姓,都是为朝廷除害,也都是为了大楚万年延续,既然都无私心私欲,那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

    罗耿道:“这要伤和气的,可不是我。”

    崔燕来道:“我们两个也是为大将军着想,大将军若是刚刚到这,军马还没有整顿,仗自然打不好,不过是让士兵们枉送性命罢了。”

    “我和刘大人已经来了数天,大军已经休整完毕,也士气正盛,我看,为了不伤和气,不如大将军就率军退到后边修正,看我们两个攻城如何?”

    罗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都要凸出来一眼。

    见他就要怒,刘里缓和了一下后说道:“这样,大将军先去西城那边暂时休息,我和崔大人在南北东三面合围冀州,什么时候打,我们还是要听大将军的调遣。”

    崔燕来已经试探出来罗耿要攻何处,脸色也就没那么好看了,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当家,你只有五万兵。”

    之前罗耿和羽亲王联手曾击败过青州军,杀青州军数万,这件事,崔燕来怎么可能容易忘了。

    若非局势如此,他才不会和罗耿联盟。

    他刚说完,刘里就回头吩咐道:“传我军令,大军转移到东城。”

    他手下的亲兵立刻挥舞手中旗帜,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边旗帜舞动起来,豫州军那边立刻就传出号角声,一声一声,像是在大声嘲笑着罗耿。

    罗耿往南边看了看,却见刘里的豫州军已经在往这边靠过来,他脸色变幻不停,越难看。

    良久之后,罗耿怒哼一声,拨马走了。

    不多时,幽州军那边传来阵阵号角声,五万幽州军开始往北边移动,应该是要往西城方向绕过去。

    崔燕来和刘里再次对视一眼,两个人相视大笑。

    城墙上,曾凌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一幕,于是嘴角都微微上扬起来。

    虽然因为距离太远而不知道那三个人说了些什么,可看到兵马调动的态势,他就知道罗境被排挤了。

    于是曾凌笑了笑道:“这样的三个人合力又有什么可怕的......刘里的豫州军逼走罗耿的幽州军换到东城,看来,罗境和罗耿约好的,也是在东城。”

    进卒和柳戈同时点了点头。

    曾凌道:“那两个人太蠢,若是真的愿意听从罗耿调遣,三军一心,冀州危难,可他们三个貌合神离,这一仗咱们有的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