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狂暴逆袭

正文 第二四三二章 风起云涌

    第二四三二章风起云涌

    韩征的神魂都被这个强大的身影镇压了,根本连肉身都难以做出任何有效的防御。

    他知道自己必然是要被融魂夺舍的。

    他知道不久之后,他虽然保留下了自己的记忆,但是他自己的意志,将完全湮灭,魂能将被魂力怪兽完全吞噬融合。

    没有了自己意志的肉身,哪怕记忆保留下来,那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

    他只能指望,林仙师在自己的肉身境界,达到极境大帝时,武道誓言自动解除湮灭之际。

    林仙师会第一时间知道,自己这里出了事情。

    而他相信,只要林仙师获得这个不同寻常的消息,哪怕仍然不知道自己的肉身和神格已经被人夺舍,应该也会第一时间出现,探寻一个究竟吧。

    再一个,他希望自己被夺舍融魂之后,自己的分身能够趁机觉醒,获得自己所有记忆,赶紧向林仙师求救。

    否则,自己真的就彻底的完蛋了。

    自己一个人完蛋,虽然不舍不甘,认了就认了吧。

    关键的是,九沌大6三十个左右的帝国,四千余个王国之中,是不是都在生着类似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别说自己一个大汉帝国,整个九沌大6人类国度,都将沦为魂力怪兽的乐园。

    这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他只能祈祷,林仙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会在第一时间勘破魂力怪兽的计划和阴谋,有了强力的应对措施。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狗皇弟们,你们会后悔的!

    当狗,当傀儡,祖宗都会从坟墓之中站起来的!

    吼!”

    韩征在最后失去自己意志的时候,出这一声怒吼和诅咒。

    但是,他想象的,自己的分身觉醒,赶紧逃走求援林仙师的事情,却并没有生。

    他的灵魂神格,是被魂力怪兽融合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天道并不认为韩征这个人已经死亡。

    所以,他的分身,也无所谓能不能够觉醒。

    当韩征不甘而疯狂的眼神,渐渐被一种高高在上,睥睨万灵的眼神替代之后。

    韩涛等十几个皇子,立即对着“韩征”笑了。

    “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吗?”

    “韩征”此时淡淡一笑。

    “这能有什么不顺利的?

    先回去吧,既然大汉帝国,已经掌控在我们的手里。

    接下来,我们就要瞅准时机,一个要让飞花谷和不死佣兵团的战争烈度,瞬息放大,形成整个大6旷日持久的大战。

    那个时候,我们就会抽出一部分力量来,完全打开幻境深渊所有封印层。

    我们的神魂能量,将全部被释放出来。

    借助夺舍融合孕养一段时期,最后再将血和肉,神格和魂能,全部集中到一具肉身之中,完美复活。

    所以,你们必须做好,在关键时刻,帮助我瞬息之间晋级到更高实力,献出血能和魂能的准备。”

    韩涛等十几个皇子,此时虽然言笑晏晏,但是眼底深处,总有一丝挣扎和惊恐。

    毕竟,自身的记忆还完整保留着,他们最终的命运,不过是为更强大的魂力怪兽,提供血能和魂能。

    这是他们的宿命,不以原本他们的记忆为转移。

    因为无数的魂力怪兽,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自爆了肉身神格的,大易神王。

    韩征可不管韩涛他们十几个皇子怎么想。

    负手而立

    ,仰天遥望,似乎要看穿历史与未来。

    “现在,就让我们,前往不死佣兵团,去助阵他们,和所谓的飞花谷前指大军,血拼血战吧……”

    ……

    此时,在无尽海天机族第三城,生命科学院。

    林西忽然皱眉,脑袋从手中的一台灵脑上抬起来。

    “主上,生了什么?

    这次的运算,已经进行了好几天,一旦断开,又要重新来过。

    损失很大的……”

    林西的眼神,在急剧地收缩。

    似乎并没有听到金狐博导的疑问。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有一股寒流,从心底吹出。

    寒雾滚滚而出,喑哑的低语响起。

    “韩征……”

    林西在韩征自身的意志湮灭的一刹那,似乎有所感觉。

    这乃是天道的一点反应,传导他身上来了。

    “居然一下子,就晋级到了极境大帝,甚至以上。

    这是,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林西一个横渡,就出现在了天眼监控系统金属银屏之前。

    “将所有大汉帝国监国太子,这段时间以来的行踪行为,都给我以小画面,立即重播。”

    哗啦啦!

    金属银屏上,立即出现无数个小个子一般的画面场景。

    每一个小画面之中,都是韩征各种场合露面的场景。

    包括这一次,他和自己的皇弟们一起外出狩猎。

    天眼系统,最终锁定那片千里丛林。

    但是,天眼系统,竟然没有录下任何场景。

    韩征和诸皇子进去之后,就消失了。

    再次出现的韩征和诸皇子,林西突然现,这些皇子的境界,都已经是初期帝境了。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韩征本人的境界,悍然已经是极境大帝。

    根据韩征和诸皇子进入丛林和走出丛林的两组画面,知道了他们进去到出来,不过半个时辰。

    “有点意思……”

    林西微微皱眉。

    负手继续跟踪此时韩征他们,返回大汉帝都的所有画面。

    “半个时辰,从初期帝境,直奔极境,这其中至少有十个小境界需要突破。

    甚至,那十几个皇子,晋级帝境,竟然没有渡过仙雷劫。

    有点意思……”

    林西低垂着眼睑沉思片刻。

    立即对天眼系统下达命令。

    “三条指令,立即执行。

    其一,立即将天眼系统录制到的,所有幻境深渊暴动以来,突然晋级到帝境以上强者的画面搜集整理出来。归档备查。

    其二,立即跟踪所有突然晋级帝境的强者,所言所行,全部立即整理,得出结论报我知道。

    其三,立即调集所有幻境深渊万里之内的天眼,着重增强对幻境深渊的监控。

    所有逃逸出去的魂力怪兽,全部实行追踪,不得疏漏!”

    天眼系统灵脑,立即出人性化的回应。

    “谨遵大人指令,现在立即启动这三项任务!”

    此时的林西,并没有立即离开。

    而是紧盯着韩征一行皇子的行止。

    大汉皇宫之中,太子高居龙椅之上。

    俯瞰着下方十几个皇弟,和无数的臣僚强者。

    “立即草拟一份檄文。

    内容就是有关飞花谷强势起针对大秦帝国,不死佣兵团的战争。

    恃强凌弱,有违道义,为天下所不齿。

    我大汉帝国,

    站在道义一方,坚定支持不死佣兵团的反抗斗争。

    并愿意号召举国强者,组建奥援强者军队,前往大秦帝国,支援不死佣兵团,反抗暴|政的正义斗争!

    同时呼吁,所有九沌大6上,不堪忍受飞花谷暴|政,愿意抛头颅洒热血,维护正义,维护武道界自由平等的强者和势力,积极行动起来,增援不死佣兵团,颠覆飞花谷暴|政!”

    这样一副场景,立即就让林西的夜瞳失焦。

    脑后的马尾辫,立即砰然炸开,无风自动。

    “这就……开始了吗?”

    沉默良久,林西像是什么事都没有生一样,朝着生命科学院,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主上,究竟生了什么事?”

    平静的林西,负手默默地看着有些紧张的金狐博导。

    金狐博导,隐隐感觉到林西心灵深处,那无可言说的悲伤愤怒和无奈。

    “主上,是不是那件事,已经正式开始了?”

    林西默默看着金狐博导,抬起脚来,准备狠狠给他一脚的时候。

    忽然将脚收回。

    淡淡地转身朝着自己的工作台走去。

    坐下之后,喑哑地道:

    “去找金琼大博士吧,你们夫妻,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吧……”

    金狐博导,立即就知道,自己所猜测的是正确的。

    嘴角抽搐了几下,忽然恶声骂道:

    “那个小泼妇,我才不想她呢,动不动就要在上面。

    特么我是男人,我的尊严在哪里?”

    金狐博导说着,走向一堆的瓶瓶罐罐,穿上无菌服。

    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

    “本博导,不需要这末日的狂欢。

    本博导,需要的是长久的厮守。

    所以,我要工作,我要研究。

    我就不信了,这一切,已经走到了尽头!”

    ……

    金曼寝宫之中。

    金曼在接到布飞烟站了出来,强势成立飞花谷前指,秉承着林西的意志,要对不死佣兵团起一场大屠杀式的复仇战争。

    这一刻,金曼热泪盈眶。

    这个时候,整个大6都在迅传播这个消息。

    无数的各种族,在各地幻境深渊之中镇守镇压的神灵强者,呼啸怒吼,群起响应。

    这让几乎立即就要崩溃的飞花谷势力,立即重新凝聚起来,依旧是这个大6上,最强大的主宰势力,甚至依旧没有之一。

    金曼不是本土生灵,但是作为林西的女人,她不能不在乎林西在无数生灵之中的名誉。

    如果任由割袍断义的事情生并传播下去,林西非但要被本土人族神灵背叛,也要被无尽海妖族背叛,被6妖族背叛。

    剩下的,也可能只有天机族一个种族,不会背叛了。

    但是,这不代表,天机族战士不会鄙视林西的为人,并从此和他离心离德。

    甚至生多点爆的反叛和袭杀,都未必不可能。

    那个时候,林西绝对会成为孤家寡人,身败名裂,无法在九沌大6上立足。

    所以,此时她打心眼里感谢布飞烟的决定。

    并不惜降低自己高贵的逼格,承认这样一个人族姐姐,排名在自己前面,接受小男人许多女人的尊敬。

    “我无尽海所属天机族战士,不能不有所表达。

    传金奈大统帅,传金迈大统领,传水流云旅帅前来本宫处听令。

    另外,传林白嗯,就是那个原先叫做水流西的家伙来见我!”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