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章节目录 290 宿命的小丑牌

    “……啊哈哈哈,羽生姐喝醉了,不用理她!还有几轮,大输家就要揭晓了,我们继续……继续……”

    荒木宗介尴尬地摸着后脑勺,向厚海6斗疯狂打眼色。

    并不存在的队伍语音频道内,两人展开了激烈的“自救探讨”。

    “她酒品那么差,来之前你怎么不提醒我……”

    “谁知道啊,老姐平时都说酒精会损害她珍贵的脑细胞、影响研究进度,从来不喝酒的……都怪乱放杯子的荒木君……”

    “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赶快在她继续疯之前阻止一下啊……你好歹是我们公司的ceo、netbsp;   “喂喂,现在是下班时间,头衔再长也没用,阁下自求多福吧。”

    另一边,一晚上连续抽到数次小丑的东野幸平,已经光荣地成为了本轮游戏的“大输家”。

    “呃啊啊啊啊,这小丑今晚上是盯上我了吗?”

    东野幸平将那张跟了自己一晚上的小丑牌狠狠地拍在桌面上。

    等待着他的,将是残酷的命运。

    “咕咚。”

    “真的,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东野幸平咽了口口水,看着面前一字排开的十个英雄杯。

    荒木宗介和二之前龙马二人,正在往里面欢乐地添加着清酒、啤酒、能量饮料、肾功能饮料……

    终极惩罚,【螺旋升天酒精套餐】。

    与此同时,二之前龙马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正在跟朋友喝酒呢……什么?!!!”

    就在东野幸平做好“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时,二之前龙马却急匆匆地摸出遥控器,打开了包厢里的电视。

    “……Breaking  nes,位于新宿区的某个公寓,突然生了剧烈的爆炸、引了火灾……”

    电视屏幕内,标注着“紧急新闻”的画面里,是一栋冒着浓烟、闪烁着火光的小型公寓。

    “目前火势已经蔓延到隔壁的公寓,消防队和救护车正在现场进行救援工作……进一步的情况,我们会持续关注……这里是nhk国际频道,记者夏多·诺德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

    一名金碧眼、扎着马尾的外国男性记者,正在公寓前方警戒线外做着报道。

    在他身后,几辆消防车和救护车正在进行着紧张的救援工作。

    “喂喂……”

    看着屏幕里莫名眼熟的公寓,一股寒意忽然涌上荒木宗介背脊,让他全身麻。

    “幸平!!!!”

    二之前龙马的喊声响起时,东野幸平早已一声不吭地冲出了包厢。

    ……

    新宿区某处公寓。

    七月下旬,已经进入炎热夏季的东京,正下着倾盆暴雨,时不时伴随着轰隆的雷鸣。

    原本陈旧却素净的公寓楼,在火势熄灭之后,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散着热腾腾的余烟。

    数量警车、救护车、消防车正散乱地停在公寓楼下的停车场。

    被疏散的群众和周围的住户,都聚集在安全线之外,看着火灾现场议论纷纷。

    “轰轰轰……”

    一辆黑白相间的机车,带着愤怒的咆哮,冲破雨幕、划破警戒线,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楼下。

    “……这位先生,这里是火灾现场……您不能进去……”

    几名穿着反光背心的工作人员,正在楼梯口安置禁入封条。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车上下来的,是一名全身被暴雨淋透的男子,手中电话还在免提状态。

    “丽子……”

    不顾三人的阻拦,他一头冲进了烧得漆黑、浓烟未散的楼梯内。

    “……丽子!!!”

    高喊着某人的名字,他沿着往日里无论喝得再醉也不会忘记的路线,朝着楼上冲刺着。

    正是看到那则新闻,拨打白水丽子电话无人接听后,匆匆赶回来的东野幸平。

    跨过烧得漆黑的楼梯和走廊,东野幸平来到了自己家门前。

    平日里那扇相当牢固的铁门,此刻正无力地躺在走廊外侧。

    周围的墙壁,以这间公寓为中心,呈现一种圆弧状的龟裂,似乎从内部生过强烈的爆炸。

    “丽子!!!回答我!!!你在哪里……”

    东野幸平脚步不停地冲进了房间内。

    “幸平,从今天起,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咯。”

    看着眼前陌生而熟悉,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只要回到这里都能痊愈的“家”,他微微一愣。

    “嘛,虽然只是在攒够付之前的临时地盘,也必须得好好的肃清一番呢……”

    平日里两人悉心维护、用爱情浇灌的这间公寓,此刻已彻底化为了如同地狱般的焦黑之地。

    “幸平~你怎么从来都不笑的,你要学会多笑笑,你看上门送搬家礼的时候邻居都吓坏了呢。”

    焦炭的味道混合着烧焦的糊臭、以及灭火后残留的大量水滴……

    记忆里珍重而熟悉的事物,都已经变得破碎、模糊、难以辨认。

    “丽子……回答我啊……你在哪里?”

    东野幸平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狂躁地在狭小的两居室内来回跑动,并没有现心中那道倩影。

    “……不在这里……好……太好了……”

    房间内没有见到人影,东野幸平神情一松、再次往门外跑去。

    “这位先生,请冷静一点……这里现在正在进行火灾后的事故调查以及现场清理,您暂时不能进来……”

    走廊上,跟上来的三名消防员见到东野幸平,立刻上前将他围住,打算带下楼去。

    “让开,老子现在没空……”

    “呃啊……”

    “噢呵……”

    “嗯哼……”

    几人的手刚刚抓住状若癫狂的东野幸平,就只觉两腿之间一阵剧痛,随即夹紧某处无力地跪倒在地。

    东野幸平面色暗沉如水,如同一匹受伤的孤狼,飞快地朝着楼下跑去。

    “幸平……”

    一道高大的身影,在一楼门外堵住了他。

    “冷静点!!”

    来人熟练地用手拍掉了袭向自己两腿之间的鞭腿,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死死“咚”在墙壁上。

    正是追在他身后赶来、全身同样湿透的荒木宗介。

    不远处,二之前龙马正神情严肃地站在暴雨中,向几名警员询问着什么。
Back to Top
TOP